上海京生电器有限公司

上海京生电器有限公司

上海京生电器有限公司生产制造包塑软管,包塑金属软管,不锈钢软管,不锈钢包塑软管,尼龙塑料波纹管
详细企业介绍
? 上海京生电器有限公司是一家包塑金属软管生产型企业,而我们更加关注的是客人的采购体验与价值创新;我们是制造商,但我们更加重视零售市场,尊重每一位客人的切实需求。我们不一味追求大的规模,我们更注重客人在需求方面的细节关切
  • 行业:塑料建材
  • 地址:上海市闸北区普善路280号3号厂房
  • 电话:021-63525587
  • 传真:021-63500047
  • 联系人:何静
公告
我们生产制造的产品具体包括:热镀锌包塑金属软管,内包塑软管,平包塑软管,内外包塑软管,不锈钢穿线软管,不锈钢包塑软管,尼龙软管,塑料波纹管,金属软管接头,塑料软管接头,电缆防水接头,防水接线盒,明装盒等。
678gpcom香港挂牌论坛

虐体自恋如陷漩涡短视频主播“谋财”小孩“买单”

  发布于 2019-10-29   阅读()  

  短视频主播谋财,取之线岁女孩陈某紧闭房门不出,家人生疑进屋查看,发现其正在给抖音主播刷礼物,翻看其抖音账号刷礼记录发现,陈某从10月2日到10月12日,竟为抖音主播刷礼共花了13.9万元,数额之大,让人诧异。

  据陈某所述,其喜欢玩“第五人格”这款手游,在抖音直播间看主播们打游戏时,主播告诉她,只要刷礼物就能带她玩游戏,而她最初刷礼物就想跟主播学技术。除给主播刷礼物外,陈某还给抖友发了近2万元红包,买了2.2万元游戏装备,总计花了将近18W。 该事曝光后,迅速引发热议,包括人民日报在内的众多媒体对其进行报道,备受关注的除金额巨大外,还因

  从图中主播与陈某的聊天记录可知,主播私下通过对陈某“嘘寒问暖”、“争宠撒娇”、“直接要礼物”等多种方式诱导其打赏。

  那么问题来了,直播打赏如此热闹究竟谁在主导?未成年人“天价”打赏主播频发,这背后有何缘由?而谁又该为此买单呢?

  客观说,小孩进入直播间,想让他不刷钱也挺难的,因为里面套路太多了,连成人也容易被”坑“,更别提小孩了。

  今年8月,中新经纬报道了一件非常劲爆的事,一名秀场流量主播智嘉(化名)向其爆料称,他直播间曾在5个月内产生了400多万元的打赏流水,但只有5万是真实的,其余都是经纪公司刷的。

  智嘉称,直播行业打赏套路多,除直播间营造被“神豪”包养,土豪互斗等日常操作外,经纪公司和直播平台配合也很默契,比如按规则打赏流水平台要抽成,但经纪公司“刷”的流水不会被抽成,只有粉丝真打赏的钱才会分账,即所谓的“豪绅们的钱如数奉还,百姓们的钱三七分账”。

  第一类是主播经纪公司安排专门刷礼物的人,这些人伪装成主播的铁杆粉丝+神豪,对主播一掷千金,而主播也对其极为尊崇,给其各种各样的特权,目的就是烘托气氛,引导普通粉丝刷礼物,比如上文智嘉爆料的那样。

  第二类是和主播有交易(潜在交易)的人,比如主播间互相刷礼物,烘托气氛的同时,也为彼此引流;再比如有商家想合作的,刷礼物刷到榜首,主播让粉丝关注商家去秒货,这是快手主播常用的方式;当然还有如钱色交易等黑产也是如此,比如大款为美女刷礼物,然后再线下约会等等。

  第三类就是真正的粉丝,他们被直播间刷礼成风的假象带动,忍不住加入了刷礼物大军,但绝大数人都不会刷太多,毕竟爱不能发电,也不能生钱,而且很多粉丝送的都是平台免费礼物,这个从400万里面只有5万真的就可见一斑。

  俗话说,假作真时真亦假,假的多了也就被人当成真的。更何况直播打赏各种利益交织,套路太深,未成年人涉世未深,本身辨别能力有限,很容易被蒙蔽,所以当假豪绅们刷礼物时,未成年人自然容易跟进。

  一个重要的问题是,给主播打赏或是一时冲动,但为何未成年小孩还迷上打赏了呢?

  最重要的原因当属主播们的认可和喜欢,一旦她停止刷礼物,来自主播的喜欢和认可就会失去,这是她不能停下来的原因。

  再比如今年4月份南宁吴先生爆料称,自家10岁的女儿3月份给抖音主播打赏了1万多元,从1月份到4月份总共花了27000元,相当于自己妻子一年的工资。

  若说虐体自恋是小孩给主播刷礼物的内因,那外因就是直播间的刷礼物气氛,这种气氛会将人带入漩涡停不下来,这就是漩涡效应,即当你被一种能量、行为或想法带动并进入一种自己不能控制的状态。

  根据央视之前的报道,很多直播间都有两种标配人员,一种伪装粉丝炒人气,一种是专门刷礼物的人员,而这两种人员营造的气氛会带动其它真粉丝掏出真金白银。

  比如当年轰动一时的某酒店出纳员高某挪用360万元公款给“酷狗繁星”平台主播刷礼物事件,直到自首当天仍在看直播刷礼物,

  未成年小孩打赏出手阔绰,容易被言语诱导,看似是门“好生意”,其实祸藏着“坏心意”,钱来得快去得更快,主播搞不好赔了夫人又折兵,对小孩、家长、平台甚至主播都没有好处。

  对主播来说,君子爱财,取之有道。在合理合法合情的范围内,主播通过输出时间获取报酬,甚至对成人撒娇使用一些小伎俩都无可厚非,但把手伸到小孩这里来,未免吃相太过难看,而且涉及到未成年人,舆论、监管要求都会更高,主播可能惹火烧身,钱没捞到反惹一身骚。

  比如陈某在抖音上给主播刷的13.9万元钱已经被追回来了,涉事几个主播也大大出名了,平台会不会对他们有所约束不好说,理论上来讲应该会重点照顾一些,不然下次还得出来擦屁股。再比如有主播表示,因小孩打赏惹来大人追债,因不想事件闹大影响声誉与流量,只能私下赔钱了事,连平台抽成的钱都自己垫付了,可谓是赔了夫人又折兵,那何不主动规避,至少在明知对方是未成年小孩时别再诱导。

  对平台来讲,因未成年小孩“天价”打赏主播事件频繁刷屏也并不光彩,事涉未成年人的负面新闻,往往会平台带来更大的舆论压力,比如当年因青少年沉迷《王者荣耀》引发多种负面新闻,就给腾讯造成了巨大的困扰,引发全民批判。

  未成年小孩“天价”打赏主播事件,也会让很多家长认为直播平台就是“害人的东西”,不仅浪费小孩时间,还诱导打赏,跟诈骗无异,这很影响平台声誉,再者每次出事家长们几乎都要找平台,对平台来说也很麻烦。

  虽然目前国内53家直播视频平台上线了“青少年模式”,在该模式下未成年人不能打赏,但少不了有小孩临时用大人手机玩;很多APP也支持在线反馈(未成年打赏),但却需要提供各种证明“未成年在打赏”的证据,给维权家长带来不少困扰,平台何不设“红线”,重点打击那些明知是未成年用户却依然诱导打赏的主播,以儆效尤,从主播层面正本清源。

  小孩打赏主播,损失最大的当然是家长,很多家长因不能提供足够证据,或者本身不太懂规则,小孩打赏给主播的钱就算“打水漂”了;即使追回来大部分也是在有媒体曝光的情况下,而不是每个家长都能想到或者得到媒体帮助的。

  从公开信息来看,小孩给主播打赏主要有3大原因,要么迷恋游戏,通过直播看主播玩游戏想让主播带着玩;要么本身缺少家人关爱,很享受刷礼物时主播给予的赞赏;还有就是对金钱没概念。

  比如州城刘先生儿子在今年7月10日,20分钟内给抖音4名主播共打赏了27次,总金额接近15000元,最多的一笔打赏为1000元,当问孩子为什么给比人这么多钱是,其儿子表示“1000元好像是个小数目”,并且不知道“打赏就是真要给钱”。

  可见,家长本身对孩子关爱和教育不够容易引发此类事件,最重要的是家长怎么能让小孩知道支付密码任意消费呢?家长们,不妨长点心吧,莫要等事发后费钱又费心。

  总之,未成年人“天价”打赏主播,受伤的不仅是小孩和家长,也是平台和主播,短视频主播谋财,当取之有道,若走“歪”道,那就不妨让他无“道”可走!